• 2011-02-09

    Watery guy - [Graffiti ]

          小时候看《圣斗士》,和一起画画的小伴儿评论车田正美只会千人一面——换个发型就诞生个新角色;对此嗤之以鼻。而当时我们却能将同一角度、同一表情、同一个人的同一张脸,画的百花齐放……

         就这么心中充满“无知的自信”画了20多年,到头来我也只不过是千人一面大军中坚实的一份子……最早,只画女人;经常被别人以挑衅的口吻问,你会画男人吗?我很扭捏的戳戳手指回答:“会,但是不喜欢画,没胸没屁股……多没劲”从而招来无数的白眼……等攒了一些男人的画稿跟别人炫耀一番后,又被问,你只会画人吗?我又很扭捏的戳戳手指回答:“还会画怪物……但不喜欢画,没胸没屁股……多没劲。”看着那些人的眼珠子都快翻出来了……经过一段练习和积累,可以很顺手的设计出一大坨恶心而又猥琐的怪物群时,被问,“你画的那些怎么都是一个人或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傻了吧唧的站在一个灰背景下?”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时候画画是爱好,想怎么样就怎样。而现在这是混饭的工作,当自己的弱点红果果的劈腿瘫软在众人面前时,不能再拿“愿意不愿意”一类的词来搪塞。虽然还是准备了一些借口;比如,我很懒,不愿意画麻烦的背景啥的。但心里明白,是因为画出来的东西连自己都看不过去,又怎好意思拿给别人臭显。

          好在还对画画充满了兴趣和冲动,没有产生那种“把爱好当工作的厌恶感”;可以静下心来对自己说,还来得及,再多加练习就行了……即便以后技术仍旧不全面,但至少尽力了……